七成英语尖子生不支持高考英语降分 新浪教育

七成英语尖子生不支持高考英语降分 新浪教育

时间:2020-03-18 22:2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近日,北京市高考[微博]改革方案公布,英语学科有诸多改革措施,将2016年高考英语分值将从150分下调到100分。同时,考生一年可以考两次,学生可以参加多次考试,将最好的一次成绩计入到高考总分中。此前,山东省公布2014年普通高校考试招生工作实施方案,明确提出外语考试科目中的听力考试暂不纳入夏季高考统一考试内容。

  一场关于高考英语“该不该降分、降分意味着什么”的争论就此展开。正值第十七届“外研社杯”全国大学生英语辩论赛总决赛在北京举行,全国各地高校共有104支队伍赴京参赛。全国英语最拔尖的大学生们对此次英语高考改革事件,也有着鲜明的观点。

  主办方对114位参赛选手进行了问卷调查,对相关专家、赛事裁判、独立评委进行了观点调查,“是否应该取消高考英语”还成为了10月28日英语辩论赛评委测试赛辩题,引发四组辩手的唇枪舌剑。结果显示,73.7%的学生不支持高考英语降分,84.1%的学生认为中英文学习不存在矛盾,且英语学习的主要阵地在“第二课堂”而非应试教育。

   英语尖子生多数不支持高考英语降分

  针对“高考英语降低分值”这一话题,114位“外研社杯”全国大学生英语辩论赛总决赛参赛选手中有84人并不支持此项举措,占73.7%。为了改变传统高考模式,被访者认为应该首先“破冰”的学科主要为文理综和数学,占71%。

  全国英语特级教师李俊和也认为:“高考改革应该从大方向上定义,从顶层上做好设计,改变现在一考定终身的现状。仅仅把英语一个学科边缘化甚至变向取消,这种做法无法减轻学生负担,无法实现高考的公平竞争。这次英语改革不但对中学、小学,对全社会都是一种震动,这样大型的改革必须得有科学数据,有周密细致的社会调查。”

  本届全国总决赛副裁判长,辽宁大学[微博]公共基础学院副院长、副教授马爽也在其所教的非英语专业本科、硕士、博士学生中做了调查,结果是九成以上的人不赞同此项改革。她提出:“学生从小学到大学,再到研究生、博士生的整个阶段,好像是在一个流水线上的产品。能贯穿始终的这个流水线就是英语。只在高考上减分好像是在流水线的中间某一环节突然变窄,而如果不去改革整个流水线,这个变窄的部分就成了瓶颈,它只能阻碍产品的发展。学生要是到大学以后再重拾英语、而且面对难度阶梯骤增的学习压力便会更加崩溃。”

   降低分数,能否让英语学习真的减负?

  经过地区赛层层选拔上来的114名被访者,大多数是英语学习佼佼者,在英语基础教育阶段,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学习英语,他们如何看待“英语热”?事实上,仅有14.9%的学生认为学英语是“考试需要”,大多数所有被访者学习英语的动机为“兴趣爱好”。当被问及“英语学习过热占用大量人力财力物力时,是一种资源浪费”时,10.5%的人同意这一观点。假设高考英语分值下调,还是有50%的被调查者“会减少英语学习的时间和精力”。

  “高考的重要性就在这儿,它是一个指挥棒,不在于分值降低多少,而是它的导向作用和在全国的引领作用,英语分值的降低和语文相应的增加就要求国人从幼儿园开始多注重传统文化的学习,对于整个国家中小学[微博]生合理安排学习生活非常有帮助。”被称为“高考战神”的王金战老师坚持改革能够使学生“减负”。

  而李俊和老师则认为“中学生负担重并不全因为英语”:“中国的英语热是由整个社会的氛围决定的。现在大街上到处是麦当劳、肯德基,电视上也很少演京剧演昆曲,这种氛围必然造成了很多同学准备出国留学[微博],造成英语热。根据我的体会,在普通高中当中学生真正课外负担比较重的并不是英语,而主要是中国的数理化教的太难了。”

  本届英辩赛参赛队伍——澳门理工学院带队老师何俊霖老师谈到:“高考作为最重要的评价机制,过分注重语法词汇而忽略学生的语言运用能力,确实存在一定的误导。但我并不认为取消高考英语,或者降低分数是最有效的方法。可以借鉴一些国际性的英语水平测试的模式,如托福[微博],雅思[微博]等,对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进行综合评估,而非偏重一方。”他还补充说:“作为英语教师,我尽量采用启发式而非灌输式教学,但我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学生16年来接受的传统教育思想。这不是一个人或一个机构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

  在这股议论中,教育部前发言人王旭明、全国政协委员朱世增等学者甚至先后呼吁“取消小学英语课”,增加国学教育。事实上,有数据显示,中小学英语的教育培训市场正以每年30%的速度急速增长,每年参加培训的青少年儿童超过1亿人次,这个市场的潜力依然巨大。观察17年英语辩论赛发展可见,从英语辩论赛走出去的优秀选手,进入世界500强等一流企业的比比皆是,他们无论是否从事与英语相关的工作,其良好的英语素养都对自我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正向作用,英语作为普适性工具的趋势也许在短期内不会变。

   英语学习与汉语学习不存在矛盾

  记者针对参赛选手中学期间中英文学习时间和学习成果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被访者中英文学习时间并无显著差异,43.8%的人认为自己的中文素质比英文素质好;40.3%被访者认为自己中学期间中英文水平并没有明显差别。事实上,在问卷调查中,70%被访者并不认为英语学习过热影响了国人对母语和国学的学习和重视。另外,当被问及“英语学习过热是中国人学不好汉语的原因时”,114名被访者中只有2人持同意态度。

  北外[微博]教授曹文[微博]把调分比作“数字游戏”:“我们看到的是课内英语教学的古板、一成不变和用力过度与孩子们通过课外和家庭学习取得的不可思议的英语成就之间的巨大反差,如果我们的教学改革还是在做数字游戏,提升不了语文,也改变不了英语。修修补补已经回天无术,我们只有勇敢地打碎一切,颠覆性地尝试新的理念和方法,才是出路。”

  马爽认为“要实现重视汉语的目的,完全可以另辟蹊径”,比如说在大学期间各个专业都设置一门汉语必修课,因为学生大学期间的时间比较自由,学习压力比高中也略小,而且涉及到未来写论文等亟需用到的汉语知识,应该是不错的时间选择。

   英语学习,重在“第二课堂”

  在提高英语能力途径中,“外语电视和广播”、“英文书籍、报刊杂志”、“参加英语类竞赛活动”等提供英文学习环境的学习方式较受被访者们青睐,相反,“题海战术”等方式只有14%的被访者认可。其中,超过一半的被访者认为,通过英语辩论赛等第二课堂,能较好地锻炼英语思辨能力以及英语表达能力。

  关于英语辩论赛这一“第二课堂”,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微博]代表队的刘老师说:“英语辩论对于提高学生英语应用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现场应变能力和跨文化交际能力都很有帮助,有效地弥补了应试教育下的英语教学的缺陷。有越多的学生接触到辩论赛,就有越多的人受益。”她还就英语辩论赛的低龄化趋势发表了看法:“高中生辩论水平并不一定比大学生差,我们应该给他们提供一个舞台去展现自己,现在有些地区已经在开展类似的辩论赛。”

  “外研社杯”全国大学生英语辩论赛的举办方外研社副社长谢文辉表示:“在和大学生英语辩论赛的选手和评委交流时,我们发现,真正厉害的选手不一定是英语成绩最好的,而是英语交流能力最强的。这涉及到选手对英语语法语音的掌握,但更加重要的是使用英语思考的能力。我们特别为选手推荐了英语读物和英语媒体,希望学生有意识地使用英语摄取信息、了解英语文化的思维方式、发挥英语的工具作用。”

  近些年来,外界对英语辩论的定位也逐渐由“一小群精英的游戏”到“思辨工具”,英语辩论赛也从“曲高和寡”到逐渐普及。第17届大赛全国总决赛联合裁判长、清华[微博]大学[微博]英语辩论协会首任会长郑博说:“辩论的的练习让中国学生跳脱书本英语的藩篱,不再说哑巴英语——而除了口语,他们更收获跨文化交流的能力,是中国向外国传递中国信息的桥梁。”

  谢文辉副社长表示:“一方面,社会各界希望此番高考英语改革,能够将英语教育‘反功利性’的信号传递出去,而不仅仅是将英语学科边缘化;另一方面,广大学生需要更多的‘第二课堂’,在英语学习中渗透思维能力培养、国际视野拓展的诉求,回归学习的本质。”

   附:评委测试赛热议 “是否应该取消高考英语”

  10月28日上午10时,“外研社杯”全国大学生英语辩论赛评委测试赛在外研社国际会议中心第一多功能厅举行,四组辩手针对英语高考改革展开激烈的辩论。

  正方辩手支持取消高考英语,他们认为:

  1、高考英语并不是有效的评价机制,不仅未能有效激励学习。因为它侧重于对读写能力的考察,却忽视了实用的听说能力,导致“哑巴英语”现象。基本交流能力的欠缺让学生在求职及工作时不具竞争力,而应试体制下激发的词汇语法的学习在工作中则会被遗忘。

  2、把英语作为高考的一门科目,让英语学习受到了过分重视,却忽略了汉语的学习。

  3、英语只是一门工具,用高考来强迫所有人学习英语有失偏颇。如果要出国或者进外企,这时的学习会变成自主学习而非迫于考试压力。

  反方辩手坚决反对取消高考英语,他们指出:

  1、高考英语是激励学生学习英语的必要手段。如果将其取消,学生会失去学习英语的热情和动力,他们的英语学习效果也不能得到有效评估。

  2、随着全球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重视应聘者的英语水平。经过高考的磨砺,学生打下了良好英语基础,为今后的求职之路增加了砝码,让他们在人才市场上更具竞争力。

  3、高考英语激励学生扩大词汇量、提高阅读水平,这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他们在大学阶段的学习。有一定的英语基础更有助于他们走向学术前沿。

  4、尽管高考英语作为学习评价体系存在漏洞,但是,我们要做的是调整考试模式,比如,高考英语可以加大口语和听力的比重,平衡对听说读写四部分内容的考察。